您的位置:首页文物非遗 >非遗保护
非遗保护

盘锦“古渔雁”民间故事

时间:2016-11-16来源: 浏览次数: 文字大小: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盘锦“古渔雁”民间故事
 
辽宁省盘锦市的二界沟镇是位于辽河口海域的一个沿海渔业小镇,据《盘锦市志》记载,二界沟于1508年(明·正德三年)就有村落存在。在此之前,来二界沟打鱼的人不在此地居住,为了生计,他们顺着沿海的水陆边缘奔向一处处江河的入海口,捞鱼捕虾、挖蛤拾螺。因这一群体沿袭着原始的渔猎生存方式,故辽河地区将这群迁徙游走的人群,称为“古渔雁”。最早的“古渔雁”是在陆地上顺着海岸线迁徙到入海口的打鱼人,人称“陆雁”。待有了船以后,乘船迁徙的打鱼人便称“水雁”。他们年复一年的迁徙,既是从事季节性捕捞的打鱼人,也是“古渔雁”民间故事的创作者和承载者。
   “古渔雁”民间故事,以“别样”口述史的方式,对远古以及近现代的“古渔雁”群体的生存史与发展史作了鲜活的阐释,因而具有重要的文化价值。并于2006年入选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。
    辽河口海域的“古渔雁”以口耳相传的方式传承“神话、传说、故事、歌谣、谚语”等口头文学。“古渔雁”文学是传递于渔民之间的活态历史。迁徙的特殊性,使“古渔雁”文学与内陆山川、平原、草原,以及海岛区域的口头文学有所不同,在内容和形式上都带有鲜明的“渔雁”生活特点和原始的文化韵味。依存性与伴生性“古渔雁”民间故事是以捕捞为生计的特殊群体的口头文学,其传承历经千百年的岁月。从内容上看,“古渔雁”民间故事主要反映了这一群体对“渔雁”始祖的追怀,对海王、龙王和大自然的崇拜,对远古时代渔雁生活足迹的描述,对“古渔雁”群体中英雄人物的颂扬,对生产与生活中祭祀、婚丧嫁娶等习俗的解释等等。这些古老的叙事都与“古渔雁”群体的捕捞生活紧密相联,有着鲜明的依存性和伴生性。
区域性与行业性
“渔雁”群体长年生活在渔船上,识字的人很少,几乎所有有关航海、渔捞、祭祀等渔俗知识和技艺都是依靠口传下来的,传承内容与方式简单又原始。由于海上生产风浪大、船上空间有限,休息时间短,因而“古渔雁”故事在形式上大多篇幅短小,情节简单,语言活泼生动。实用性与娱乐性
每逢打鱼人在海上作业,打根子、打樯网桩、下网、抬货、踩打桩板、渔船下水等劳作,都有短小、质朴的口头文学伴随其中,以激发人们的干劲和劳动乐趣。闲暇时,又为旧时单调、封闭的“古渔雁”群体的日常生活注入了色彩和生气。因此,“古渔雁”民间故事曾是该群体重要的精神食粮。自上个世纪中期,这一生计在我国沿海及世界各海口区域便已断行。此后的几十年中,二界沟一些老的“渔雁”相继去世,人走歌歇。到20世纪80年代,渔业经济迅猛发展,二界沟小镇人口猛增,从50年代不足千人,猛增到现在的几万人。如今,大批外来的内陆人已成为海口渔镇的人口主体。这些人对“古渔雁”民间故事等所知甚少,兴趣不大。目前,二界沟在世的老“渔雁”均年事已高,其后代对“古渔雁”文化有深度了解的人不多,对这一群体世代传承下来的民间文学所知者更少。随着这一生计的断行,“古渔雁”民间故事也面临着承继乏人的情况,带有原始渔猎文明特点的“古渔雁”文化也濒临消亡。基于此,辽河入海口二界沟尚存的“古渔雁”民间故事尤显珍贵。 近十多年来,当地文化部门曾组织挖掘、采录了近千则解释古船网具由来和反映原始渔捞生活的神话、故事和传说,搜集渔歌及号子千余首。“古渔雁”的后代刘则亭是当地享有声誉的“古渔雁”民间故事传承人。(刘则亭)1944年出生的刘则亭,从小跟着祖父、父亲在白洋淀文安洼打鱼,后随父亲来到辽河口海域。他从小就爱听故事、讲故事,从其祖父、外祖父、父亲、母亲以及老一代“渔雁”那里听取了大量有关“古渔雁”的民间故事。他记忆好,有口才,是一位有文化的打鱼人,闲暇时经常给人讲故事,是辽河口有名的“古渔雁”故事家。他年轻时就有意从事“古渔雁”民间故事和渔雁文化的挖掘、整理与保护工作,目前已是辽河口“古渔雁”民间故事的集大成者。  在二界沟所属市、区两级政府重视和支持下,刘则亭对“古渔雁”民间故事进行了抢救、挖掘、整理和保护工作,他先后出版了《渔家的传说》、《辽东湾的传说》、《海湾传说》、《渔家风物民俗史话》等专著,并在并在《中国海洋报》等全国报刊上发表了十几篇论文。